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郭桂彬 >

我想了解一下《陈赓大将》中的一些剧情跟史实是否相符请朋友指教

发布时间:2019-07-21 23:3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剧中,好像讲到一个什么党的重要文件落到了兰普逊手里,然后一个人以帮助兰普逊翻译文件为名巧妙地将这个重要文件换了出来,这个剧情在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事?

  3、陈赓等人是否真的曾经打算营救彭湃等人,后因弹药未及时运到而错失良机?

  4、陈赓受刑时是否真的吃了一包烟?还有,为何他说直接上电刑,审讯的人就顺他的意直接让他上电刑呢?前面的那些刑还没熬过呢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24年,对旧军阀的失望让孙中山接受了苏联的帮助,创办起一所革命化的新型军事学校黄埔军校,也意识到掌握武装力量的重要性,选派了一批党团员进入黄埔学习,在夜校补习班加入中国的陈赓名列其中。?

  7个月的正规培训让陈赓获益匪浅,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他留校担任第二期入伍生连的连长。陈赓在军校中如鱼得水,活跃幽默,善于交际,与国共两党的领导人都有密切的接触。他的机智勇敢又使他与蒋先云、贺衷寒被公认为“黄埔三杰”,连蒋介石也十分看中这个“三杰”之一,曾经给他写下一条批语:此生外形文弱,但性格稳重,能刻苦耐劳,可以带兵。在制造了“中山舰事件”、“党务整理案”一系列事端后,蒋介石的之心昭然若揭,陈赓和蒋先云等人毅然公开了员的身份,宣布退出。他接到党中央的通知去苏联学习保卫工作。?

  半年的学习结束后,陈赓便跟随周恩来去了九江,南昌起义中,他左腿负重伤,辗转回上海治疗,伤愈后便留下任中央特科情报科长,化名王庸,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开始了隐蔽战线月,陈赓被党中央派去江西中央红色区域工作。就在出发的前一天(3月24日),在上海街头被叛徒陈连生认出。陈赓快步疾走,想甩开叛徒,但他腿伤初愈,跑不快,陈连生赶上来拖住了他。于是两个人在马路上打了起来。陈赓狠狠地打出一拳,把叛徒打倒在地。叛徒掏出哨子使劲地吹,召来了四周的巡捕,终因寡不敌众,陈赓当场被逮捕了。在陈赓被捕的当天,化名陈赓妹妹陈藻英的女员谭国辅来陈赓住处找他,也被捕了。?

  4月1日傍晚,上海闸北火车站戒备森严。大约8点时分,手铐脚镣的陈赓和谭国辅从一辆警车上从容走下,随即被押进了前往南京的囚车。到了车上,敌人用铁锁链把他和谭国辅锁在一起。一路上,两人同声高唱豪迈悲壮的《国际歌》。尽管押解他们的特务多次制止,但考虑他是中共高官、要犯,同时也慑于他的威严,只能在一旁干瞪眼没办法。?

  凌晨时分,囚车到达南京时,宪兵司令谷正伦手持一封蒋介石的电报,亲自到火车站来“接”陈赓。“陈将军,让您受惊了,不到之处还请您多包涵。”说着,谷正伦就命令卸去他们的刑具。?

  “少来这一套,你们的‘礼节’向来被世人领教,再说我陈某人又没做有愧于民族的事情,所以胆子大着呢!”说着,他和谭国辅镇定自若地走下囚车。当谷正伦请他上小车时,他突然哈哈大笑道:“我陈某人向来佩服光明磊落的人,最小看那些表里不一的小人。”“陈将军是何意思,请指教。”?

  “你是你们‘’培养起来的要员,你这样不理解‘’的意图,是真的,还是装的?不管你是真的还是装的,我陈赓都不吃这一套!”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谷正伦被他当众奚落,但迫于老蒋的手令,只得强压住心中的火气,临时改用一辆囚车来接他们。?

  当天上午,谷正伦按蒋的“由于陈赓在广东和北伐期间的历史,要尽量给他‘舒适’和‘鼓励’,以便使他‘悔过’,加入。如果陈赓愿意‘起誓归顺’的话,将给他高级军职和美好的前程”的意图,对陈赓开始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可是令谷正伦没想到的是,经过几天几夜的车轮战,坚定不移的陈赓从没吐出一句让他们想听的话。可上峰却不断地追问劝谏的结果,这让谷正伦恼羞成怒又倍感惊慌,却无计可施。劝谏不成又不能严刑审讯,成了热锅上蚂蚁的谷正伦在别人的建议下突然想到了一则妙计。?

  一周后的一天,陈赓的监室突然来了几个在黄埔军校时与他同班的同学,他们声称是专来“看望”他的。这几个“同学”故意穿着镶金边的制服和闪亮的皮靴,一进门就在他面前故意炫耀他们的身份、地位。他端坐于凳子上,眼里流露出对他们轻视的神色。一阵虚伪的寒暄之后,那几个“同学”终究亮明了来意。“赓子呀(同学时代的昵称),你得听我们劝呀,校长(指蒋介石)是舍不得杀黄埔军官的,他尤其盼望你能回心转意。”“红军生活那么艰苦,你图的又是什么呢?”“不要固执了,不会有好结果,趁早醒悟呀!”这些丑恶嘴脸让他觉得无比憎恶,他历数了反动派祸国殃民的罪行后,无比自豪地说:“就是你们看不起的工农红军,不费吹灰之力把你们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我带领的部队捉住了你们69师师长赵冠英,鄂豫皖红军活捉34师师长岳维峻,痛歼了汤恩伯第2师。你们的军装再漂亮、武器再精良,也挽救不了失败的下场。真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呀!”面对大义凛然、侃侃而谈的陈赓,这班家伙被弄得哑口无言、面面相觑。在这种场面,陈赓丝毫不像阶下囚,倒像一个义正词严的执法官。?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一天,一位曾在黄埔时与他最要好的姓王的同学来约他吃饭,这位同学现在军情部门任要职,尽管这个人一再解释纯粹是私人会友,但陈赓还是一眼看穿他的阴谋。为让这帮家伙对他死了那份心,他就将计就计答应下来。?

  当晚姓王的同学在南京湖北路的空军俱乐部订了一个豪华包间,并请了乐队、歌舞小姐助兴。谷正伦当晚没有出场,前来陪同的全是昔日的“老同学”,但陈赓知道他们酒不过三巡就会在他面前露“馅”。当《夜玫瑰》轻飘的旋律在一片杯盘狼藉的声色中让人欲昏欲睡时,王同学端起酒杯对他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自古至今有哪个英雄逃脱过金钱、酒色。人生苦短,何不趁年轻潇洒一把?”一旁的军统特务李某趁势而上,.也端起酒杯站起身对他说:“老同学咱们来一盅。曹操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此乃良辰美景之时,何不一醉方休?”对于他们的潜台词,以及即将出笼的劝谏“方案”,他已看得一清二楚,但他还是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对他们说:“都是老同学了,就不谈那些大道理了。我陈赓是个粗人,今天既然是来喝酒的,就喝个痛快吧!’,说着一仰脖子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接着又是一杯。接二连三的举杯,让几位老同学喜出望外,他们觉得火候已到,连忙将等在外面的记者请到现场。当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准备拍下难得的镜头时,陈赓突然站起来,装着醉了的样子对他们说:“你们是些什么人?是不是都是没有骨头的乌龟王八……”他一把抓住身边的王同学笑着说,“你姓王的肯定就是王八了。”他的举动让在座的大惊失色,连忙让记者退出,但此时他们已经无法左右记者了,为首的王某只得当他真的醉了,并自我解嘲地笑着说:“老同学多年不见,今日聚会一时心情激动有所偏差,亦在所难免嘛!”说着就让人将陈按下。可陈赓非但不肯坐下,而且借酒三分醉地更加“放肆”起来……一时间,桌子翻了,杯盘碎了,屋内没了歌声,代之而起的是“噼噼啪啪”磁器、玻璃的破碎声。“陈赓,你怎么能这样?!我好心好意……”话还没说完,王某已被陈赓一跤摔倒在地,那个军统李特务刚上来想拉住他的手背,被陈赓回手一拳击中胸脯,瘦弱的李某当即倒退数步,狼狈地跌倒在记者脚前……?

  “我陈赓倒要看看你们到底能将我怎么样,要知道我可是你们主子的救命恩人噢,难道你们就不怕我在你们主子面前告你们的状吗?……哈哈哈……”?

  这一命令是蒋介石亲自下的。自从陈赓被捕入狱后蒋就一直寝食不安,一方面想除掉他这个心腹大患,但更想拉拢他利用他。陈被捕两周后,宋庆龄亲自到南京去找蒋介石,愤怒地斥责他:“陈赓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东江之役一直跟着你。不是他从枪炮下把你背出来,哪有你的今天?现在你要杀他,你天天说的礼义廉耻哪里去了?”蒋介石被骂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他不敢杀害陈赓,但又绝不甘心释放陈赓。之后,蒋介石坐镇南昌指挥对中央红色区域的第四次围剿。他想,如果诱逼陈赓“自首”,就可以通过陈赓来“招降”红军中的黄埔军校毕业生;其次,通过陈赓这件事能起到笼络人心的作用。因此,蒋见南京招降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就立即做出一副“报恩”的面孔,命令把陈赓押到南昌,他要亲自“招安”陈赓。

  陈赓早巳横下心,与反动派斗到底。他太理解蒋某人了,此次去江西的“待遇”已在意料之中。此时,被囚于隔离舱的他,想到即将与不共戴天又是自己曾经救过的人相见,面对滚滚东流水一时感慨万分,同时他想起一些紧要的和不紧要的往事……?

  那是1925年10月的一天早晨,广东革命军为打倒军阀陈炯明,举行第二次东征途中,靠近总指挥部的国民革命军第3师,在华阳与敌人主力遭遇。由于该师师长指挥无方,战斗打响不久,就陷入敌人重围,蒋介石急忙前往督战并要陈赓代理第3师师长,把溃散的队伍集合起来,重新组织抵抗,以摆脱危险处境。然而,败局已定,无法挽回。3师的官兵兵败如山倒,一时乱了方寸,连革命军总指挥部的官兵也被裹挟在败军中,冲得七零八落。眼看大势已去,危急中,陈赓催促蒋介石立即撤离险境。这让刚刚在惠州被欢呼为“总指挥”,正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蒋介石觉得威风扫地。?

  为了挽回尊严,蒋介石大步走出战壕,摆出一付“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式。他对身边的人员大声叫嚷:“我唯有自杀以成仁,我没有脸回去见江东父老了。”?

  “你是总指挥,你的举动会对整个作战产生影响。这终究不过是一个师,毕竟不是黄埔训练出来的部队。赶快离开这里吧!回头把部队整顿一下,还是可以再打过来的。”陈赓从大局出发还是劝慰蒋介石。?

  陈赓连哄带劝,蒋介石看到有台阶可下,就决定撤离,眼看林虎的队伍逼近过来,只剩一二里路时,蒋介石心慌意乱,吓得两腿发软,走不动路了。陈赓就把这位“总指挥”——蒋介石背在背上往后撤,背背走走足有好几里路,直背到一条河边上了船……?

  陈赓救蒋脱险,不但救了蒋介石的性命,更重要的是给蒋介石挽回了总指挥的面子。为了报恩,蒋介石任命陈赓为侍从参谋,成了总指挥身边非同小可的重要人物,享有随便进出蒋介石官邸的特权。?

  不久,蒋介石背叛革命,以他为首的,一手制造了“中山舰事件”。关键时刻,追求真理的陈赓冒着生死,明确宣布自己是员,公开脱离了。?

  船在继续西行,陈赓临窗而望,滚滚长江水不停地向东流,他听到波涛与船之间巨大的搏击声,仿佛要盖住机器的轰鸣声,向他暗示革命潜流的力量,向他发出曙光就在前面的昭示……

  几天几夜的水路后,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凌晨,陈赓来到了蒋指挥对中央红色区域进行第四次围剿的大本营南昌。

  被软禁在江西大旅社中,他还没来得及休息,一大早就来了一个劝降者。那是黄埔一期毕业生、陈赓的同乡、蒋介石侍从秘书邓文仪。邓很小心地走了进来,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一脸媚态地说:“陈将军,辛苦了,我已吩咐下去,马上给你调整个好的地方,让你静养几日。”

  “干脆说出是哪个监狱不就行了,何必这样转弯抹角……”陈赓对邓文仪的政治立场和为人品格十分清楚,从心底鄙视和憎恶这个人。

  派他来“劝降”无异于火上浇油,除了斥责之外,他什么也得不到。接连两天,邓文仪都来跟陈赓胡搅蛮缠,还拿出一份事先写好的“悔过书”,对陈赓说:“只要你在上面签个字,也可以不公开,你就可以得到任何一个师的指挥权。要不,你也可以成为眼下围攻鄂豫皖的王均第三军的参谋长。”面对如此卑鄙无耻的伎俩,陈赓懒得再答话,就像根本没听见一样,不置一词。接着,他故意在邓长篇大论中发出呼噜声。

  一天晚上,陈赓被押解到南昌百花洲科学仪器馆,那里是蒋介石指挥围攻中央红色区域的“行营”。

  进入大厅落座不久,他就听见楼梯上响起了一阵咔咔的皮鞋声,接着是一阵高声大嗓的浙江话:“陈赓在哪里?陈赓在哪里?”蒋介石这一番做作是为了维护面子,他以为陈赓听见叫声,就会赶快站起来去迎接他,谁知陈赓根本不买他的账。听到这声音,陈赓反而拿起一张报纸遮住脸,来了个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蒋介石自觉无趣,但又不能回头,只好“屈尊”走到陈赓面前,装腔作势地说:“你是陈赓,你是校长的好学生。虽然政治上犯了错误,我可以原谅你。”陈赓放下报纸,冷冷地说:“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原谅。”蒋介石更觉尴尬,没话找话地说:“你这两年都到过哪里?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怎么能这样说呢?大家都是黄埔的老同志了。”蒋介石还想为自己开脱,辩解道,“黄埔人都应当团结救国,黄埔的校长决不杀黄埔的人。”他见蒋介石这么虚伪,懒得跟他废话,干脆闭目养起神来。屋里一时冷场。蒋介石只好又搭讪着问:“听说你到鄂豫皖去了,那里近来怎样?”

  “马马虎虎。”陈赓不上他的当。蒋介石在屋里踱过来踱过去,好久才憋出一句话:“你不要那样想不开,只要你过来,愿意带兵,可以随意挑选任何一个师。”

  “我不会做你的官,员更不会像你,不会靠榨取人民的血汗来供自己享受,更不会去给帝国主义当走狗。今天我落在你们手里,要打就打,要杀就杀,对我不要有任何幻想!”他斩钉截铁对蒋说。“现在国家弄得这样糟,剿匪当中死亡三十多万,中国不能这样牺牲……”不等蒋将假惺惺的话说完,陈赓忽地站了起来:“国家弄得这样糟,都应当由你自己来负责。是你背叛革命,发动了反革命内战。”

  陈赓理直气壮、义正词严,他的话震动了院子里的卫兵。蒋介石气得脸色铁青,指着陈赓语无伦次地叫道:“你这个态度,这个态度!你应该悔过,你应该悔过!”谈话陷入了僵局。陈赓旁若无人地又闭目养起神来。蒋介石难以下台。正好有人来找,蒋介石托辞有事,对在场的邓文仪说:“你好好劝劝他,这个不行,这个不行!”

  陈赓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英雄气概再一次重申。临走时,蒋介石说:“你先休息好,泄泄火气,以后邓文仪代表我同你谈,我相信你会明白过来的。”

  过了几天,蒋介石又把陈赓“请”到自己的办公室,满脸赔笑地给陈赓让座、倒茶,并为自己前天的“粗暴失礼”向陈赓道歉。

  “你不要逢场作戏了,你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我都看透了,我希望你对我不要有任何幻想。”陈赓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面前的蒋说。蒋想不到一上来就挨了当头一棒,感到很难堪。不过,他还是极力装作镇静:“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我看你还是当年咱们一块共事的脾气。今天谈点别的……”蒋介石带着浓重的浙江口音,结结巴巴地掩饰着自己的窘迫。见他无语,蒋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僵持了一阵,才说道:“现在国家弄得这么糟,每天都有人在流血,中国不能这样沦陷……不能啊……我作为领袖,我不忍……”蒋装得说不下去的样子。

  “你不忍,那请问是谁造成的这种局面,是谁提出‘攘外必先安内’发动内战、屠杀人民,难道这些责任在吗?”

  “你不是一贯崇尚以‘忍’为本的吗?这样是有损你领袖风采的!”面对陈赓的讽刺挖苦,蒋顿时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儿,蒋和风细雨地说:“你还年轻,前途无量啊。俗话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劝你还是想开点……”他斜了陈赓一眼,又说,“你看你,一个大将军,还穿满身虱子的衣服,这多不体面啊!”

  又僵持了一阵,蒋介石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嘛,我是个知恩必报的人,只要你肯过来,愿意带兵,我马上给你个师长,就是给你个军长,也是一句话……不愿意带兵嘛,我可以给你个特务总队长干,只要你答应同我合作,这些都由你挑……”

  听蒋说到这里,陈赓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霍”地站起来,慷慨陈词地说:“我一进来不是跟你说了吗?我陈赓是中国党员,决不作你的狗官。更不会像你一样卖国求荣,背叛革命!过去救你,是因为你是革命的人;现在你背叛了革命,就成了民族的反动派,你想让我叛变自首,哼!你打错了算盘!”

  蒋介石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放肆!你要这样不识抬举,可别怪我忘恩负义。来人!”卫兵们一拥而上,扭住了陈赓。蒋介石喊了声:“慢!”他命令卫兵用枪口对准陈赓的胸膛,凶相毕露地问道:“不是考虑你我过去的那层关系,像你这样,早就将你处决了。现在生死就在你嘴中,你说!你到底投不投降?”

  “要打要杀都由你,我陈赓对你没二话!”陈赓昂着头,以凛然不可侵犯的英雄气概,斩钉截铁地说。

  一连两周,陈赓软硬不吃,迫于战事忙乱的蒋介石也觉得无力顾及,他又想出了“放长线钓大鱼”的招子。那天,多日不来的邓文仪突然来对陈赓说:“如果放了你,请你回到红军中告诉黄埔学生,只要他们回头,校长是不会杀他们的,这样好吗?”陈赓坚决回绝了他。

  黔驴技穷的蒋介石只好又把陈赓押回南京。先关在南京宁海路军统局审讯看守所,半个月后移押到城南的一个军事法庭看守所,这里虽有卫兵看守,但允许他在看守“陪伴”下,到附近的街上走走。

  再后来,除衣食住行都有专人侍候外,南京市允许他自由活动(但暗中有人盯梢);……陈赓知道这是蒋“钓鱼计策”的第一步,想让他引出人。不由好笑:“看你蒋介石能耍出什么花招?”

  一天晚上,他正欲入睡,突然房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只见那女人以肉麻的腔调说:“陈先生,你一个人不感到寂寞吗?哎呀!你可真是个美男子,太迷人啦……”他一时怒不可遏,用力把那女人推了出去。当他猛地把门关上后,气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骂了一句:“卑鄙!”

  一切伎俩用过,蒋介石感到无计可施,况且当时社会舆论越来越大,要求立即释放陈赓,公开向蒋介石施加压力。

http://patitz.net/guoguibin/65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