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图高手论坛资料 > 丁广泉 >

“京城相声洋教头”丁广泉去世 遗体无偿捐献

发布时间:2019-05-04 08: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本报讯(记者 祖薇)相声艺术家、教育家丁广泉先生于2018年1月18日18:58于北京协和医院因肺癌去世,享年73岁。

  丁广泉,回族,生于1944年10月14日,生前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理事、世界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煤矿文联理事、朝阳区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1973年始正式成为侯宝林的入室弟子,并于1985 年起在历届国内曲艺、相声大赛中获奖。自编自演的相声《发财有术》获文化部颁发的创作、表演二等奖;系列相声《生活的浪花》获中国曲艺家协会创作三等奖;相声《生财无道》《男人和女人》《签约》及小品《洋腔洋调》《洋戏迷唱三国》分别获得中央电视台优秀作品、优秀捧哏、荧屏奖及中国第二届曲艺节“牡丹杯”奖、中国剧协的百优小品特别节目一等奖。

  1992年,丁广泉携弟子连春建出访美国,为纽约的一家电视台自编、自导、自演的十三集华语轻喜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北美播出后受到海外华人的欢迎与热议。2004年,丁广泉更是带着7人的弟子团队在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演出,所到之处,场场爆满,七次谢幕,引起轰动。

  丁广泉的作品题材丰富,对口相声、群口相声及相声小品更是创作的重点。创演的代表作品有:《新抬杠》《改头换面》《错位》等一百多段。同时,他还著有《论艺德与艺术》《我的工作二十年》《弘扬汉语言文化》等多篇理论性文章。

  近年来,丁广泉先后在北京化工大学、北京语言学院、对外经贸大学创办了免费的“快乐课堂”,为相声的国际性传播做出了突出贡献,被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对外经贸大学与北京语言学院聘为客座教授,并担任中国政法大学艺术团名誉团长及艺术顾问、北京大学曲艺团艺术顾问等。

  遵照丁老本人的遗嘱,他的遗体已由家人无偿捐献给医疗机构。他生前的遗愿为:无需告别,不办仪式,不留下痛苦,让笑声长存。

  1989年为中央电视台创导的相声小品《新编孔乙己》,是丁广泉培养外国笑星的开端。从此,相声无国界,曲艺节目中诞生了一道独特的国际风景线。二十多年来,丁老师秉承“有教无类”的教学理念,先后培养出了一大批洋笑星,包括:大山(加拿大)、卡尔罗(南斯拉夫)、阿玛尔(坦桑尼亚)、郝莲露(德国)、莫大伟(美国)、朱力安(法国)、董漠涵(爱尔兰)等 90 多个国家 140 多个洋弟子,在中央及省市电视台表演相声及小品,人称“京城洋教头”。由于在弘扬民族文化方面有突出贡献,他被世界人物出版社、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授予世界艺术大师称号。

  1973年,丁广泉在文艺界前辈的引见之下,拜在侯宝林先生门下,成为侯先生的第七位嫡传弟子。师父对他的人生规划与众不同,丁广泉曾经回忆,“师父认为我形象一般,没有突出特点,嗓子也不好,但文化程度高,因此,希望我和他一起搞相声理论研究。”为此,侯先生提出了三个要求,“一定要有文化,最低也要达到大学水平。我后来通过自学达到了师父所说的这个要求。第二,不能以此为业,指着说相声谋生。最重要的一点,你一定要真正地爱它。”

  不过,当时生活艰难,并不允许丁广泉全心“搞理论”,于是,也只能边谋生边学习。他曾经服从分配来到新疆,进入国防科委21基地文工团,在实验现场亲眼目睹了中国第一颗爆炸成功,后来又转业到地方成为一名普通工人,从事过车工、木工、铸工、搬运工,还给要结婚的侯耀文打过立柜。

  “文革”结束后,他再次回到文工团系统,先后就职于国防科委文工团、铁路文工团和煤矿文工团。在不同环境,多个单位、多个基层的长期表演,让他意识到,相声不仅仅是小众的娱乐产品,更是世界的珍贵文化符号。他把传承相声文化,当成了自己不可推脱的义务,这也为他以后收洋徒、开学堂埋下了伏笔。

  1989年,丁广泉的事业迎来了全新的转折。当时央视的导演金成找到他,希望他能为外国留学生写一段适合他们表演的相声。于是,丁广泉在北大800多名外国留学生中选了几个人,其中,就包括日后为大家熟知的加拿大留学生大山。当时北大的王文泉老师以课堂剧剧本为基础,创作出大山的成名作《夜归》;丁广泉则根据同学们熟悉的课文《孔乙己》创作了相声小品《孔乙己新编》。留学生们的这次演出,收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火爆效果,同时也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丁广泉能教外国人说相声的消息传遍全国,许多老外慕名前来找丁广泉学习相声。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门下这么多洋弟子,丁广泉传授技艺却从来没收过一分钱,不但在教学方面分文不取,他还在生活上帮助这些来自异国他乡的年轻人。他总是亲切地把洋学生们称为“孩子们”,哪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来自哪个国家,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哪个孩子有哪些饮食偏好,他都了然于胸。

  在学生圈里,丁老师的好厨艺和他的相声一样美名远扬,日本学生惠美顺幸就曾表示,丁老师对所有的学生都是公平的,大家经常会聚在老师家里,一起做饭,一起表演。学生莫大伟也对老师的细心深有感触。

  “丁老师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非常好的人,我们不管去哪里演出,他都要带我去找当地比较有特色的地方,吃一点有特色的菜,还学一些当地的方言,了解当地的民间文化和风俗传统。所以,陪着丁老师到各地去,对我来说是一门难得的语言文化课。”有的学生初到中国,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擅长木工活的丁老师把亲手制作的餐桌送给学生使用。

  “我教中国学生也好,外国学生也好,并不是为了挣钱。从前生活拮据,学相声是为了靠手艺吃饭,现在说相声的梦想实现了,我有义务把这门手艺传给更多的人。相声走向世界,不光是我的梦想,也是我师父侯宝林一直想做的事情。”在丁广泉看来,教相声,表面讲技法,实际传文化。“我教相声,就是要让学生们学会了解中国人的品质、历史和文化。”所以,即便是对洋弟子,丁广泉也是要求一样严格,并毫无保留地把相声的真谛展示给他们。

  丁广泉一生,曾经两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一次是在他63岁那年,一次则是在他70岁的时候。

  2007年5月底,他因连续超强工作发烧昏迷,被送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这一抢救,竟然用了整整45天。他被诊断为军团菌性肺炎,医生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法,但是依然没见任何好转,其间医院下了7次病危通知书。直到醒来,他才听医生说,自己这次抢救,真的是创造了一个“奇迹”——被送到ICU病房的患者,在那里面停留的时间顶多一个星期,要么被送回病房了,要么被送进太平间;而他,竟然顽强地在那里挣扎了45天后得以重生。

  在《艺术人生》中,接受朱军采访时,他表示,“我当时并没有感觉到难受。我醒来时,别人说已经经历了45天,但我自己觉得只是过了一天。但是,在这一天里,我干了不少事儿。我感觉自己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还在说相声,还在搞创作。我在那里看了40多部电视剧,还写了好几个影视剧本,还带着学生到新加坡演出。那是我生病之前本来已经安排好了的事。”线天抢救后,他的体重仅剩下了95斤。

  2014年,丁广泉又被确诊患上了肺癌,发现时已经到了中期,只能进行肺叶的部分切除。在北京卫视《养生堂》上,说起这段经历,他仍然笑声爽朗,他一面提醒在场的老年观众,人老了要多运动,要定期体检,一面又鼓励大家保持乐观的心态,“好多得癌症的人都是被吓死的,不能把这病太当回事儿,也不能把自己总当个病人。”手术之后,他进行了4次化疗,连医生都有些为他担心。但是,他又一次顽强地挺了过来。在切除肺叶仅仅一个月后,他又站在了讲台上。

http://patitz.net/dingguangquan/9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