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陈星 >

陈星的人物生平

发布时间:2019-07-28 10: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陈星,原名熊凌云,一九二四年出生于苏北阜宁县六区三截沟(今属滨海县北坍乡三截沟村)的一个大地主家庭。难能可贵的是,虽然是地主出身,他却喜欢跟贫苦农民的孩子接近,在那幼小的心灵里,就已埋下同情穷人的种子。

  一九三八年,正当陈星在扬州读书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进阜宁大地。侵华日军的暴行,激起了陈星炽热的爱国热忱和对侵略者的无比愤恨。他随校迁至上海不久,便在哥哥熊梯云(地下党员)的熏陶、影响下,很快立下救国救民的凌云壮志,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积极从事抗日救亡斗争,因而在一九四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

  人党后的陈星,革命热情更加高涨,斗志愈为坚定。 在形势复杂而险恶的上海,不怕特务盯梢,不怕打手跟踪,风里来,雨里去,勇敢机智地为党组织摸消息、送情报,为组织工人运动和、打击日本侵略者,作出了有力的贡献。后来,由于奸细告密,陈星的党员身份暴露,奉组织上的指示,迅速转移到家乡阜东县(这时的阜宁已析阜宁、阜东二县)继续为党工作。

  一九四二年回乡之后,陈星就参加了当地的抗日武装河防大队,协助亦已从上海回来的熊梯云等动员广大青年参军,扩大抗日地方武装。一九四四至一九四五年初,陈星在阜东青年救国会工作。一九四五年春,组织上选送他到华东建设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在清江市从事公安和翻译工作。抗战胜利后不久,复又调回阜东县公安部门。

  一九四六年秋,阜东县的土地改革刚告一段落,反动军队即开始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还乡团反动武装也随之而来。为了歼灭部队的有生力量,我主力部队在苏中“七战七捷,和涟水保卫战之后,实行战略转移,北上山东。在这种种情况下,上级党委指示,苏北各县都要建立一支地主武装,以便坚持原地斗争。在“保田保家乡,保卫革命胜利果实”的口号下,在区、乡、村各级干部的带动下,广大青、壮年积极参军参战,配合主力歼灭部队。在这次参军运动中,阜东全县有一千五百多人应征。一九四六年十月,壮大了的阜东县总队,下辖十个连。五汛区应征一百八十多人,被编为阜东总队第三连。就在这时,陈星被调到该连任政治指导员。

  来到部队以后,陈星把全副精力都用在部队建设上。他关心爱护战士,注意团结干部,积极做好指战员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对部队严格训练、严格要求。在战斗中不怕牺牲,冲锋在前。因而深得干部战士们的一致好评,享有崇高的威信。

  当时,部队干部战士大都来自穷人家庭,识字的人不多。陈星深深懂得, “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因此对干部战士的文化学习抓得很紧。每逢战斗或训练间隙,他就自任老师,帮助大家读书认字。对不识字的通讯员沈忠友,陈星交代他每天都要认、写几个生字;对粗识字的文书周甫山,则让他每天写一篇日记。并经常检查督促,给予指导,以不断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和写作能力。

  陈星还经常在生活上关心同志们。无论是谁有了困难,他总是千方百计地帮助解决。有的战士家里缺吃少穿,陈星就把自己节省下来的钱拿出来予以接济。他还多次为生病的战士送药、端病号饭,有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号手,生活上还不能完全自理,陈星就经常在夜里给他盖被子,有时还叫他起床拉尿。

  为了把忆苦恩甜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政治教育搞得形象、生动,陈星不但运用各种具体事例进行讲解,还设法把教育内容绘成图画贴在营区,使大家随时都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他还采用普遍教育与个别帮助相结合的方法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副连长刘正清工作大胆泼辣,作战也很勇敢,就是有自满情绪,民主作风也比较差,战士对他有意见。因此,陈星就多次找他谈心,帮助他逐步认识并克服自己的缺点。

  陈星还十分注意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到练兵场上去,要求指战员们“带着敌情练兵”,并处处以身作则,带头摸爬滚打。投弹、射击、刺杀等各种训练科目,他都亲临现场,作出示范。因而部队战斗力提高很快,新兵入伍不久,就能参加实战。

  鉴于陈星强烈的革命事业心和优异的工作成绩,部队领导曾授予他“模范指导员”的光荣称号,不久又被晋升为某营副政治教导员(因工作需要未及到任)。

  一九四七至一九四八年间,边区游击战争非常频繁。当时阜东县总队的驻地离部队的据点只有几十华里,有时一天要连续打几仗,一夜能搬驻好几个地方。军依仗还乡团地形熟,经常到我乡村来骚扰破坏。为了打击部队的嚣张气焰,总队首长决定在一九四八年元旦,派一些兵力去出击一下。这项光荣任务下达后,陈星十分激动地向部队作战前动员;“同志们!节假日是敌人最麻痹的时候,所以也是打击他们的极好机会。我们这次要冲进敌人的碉堡,打他个措手不及,多抓一些俘虏回来庆新年!……”,陈星的动员,使全连上下人人精神振奋,个个斗志昂扬。半夜时分,战斗命令正式下达了。陈星率领金连干部、战士冒着寒风,顶着大雪,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阜宁县砖桥以南的部队据点。“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正在划拳行令、打麻将的官兵,被这突如其来的喝令吓得魂不附体,他们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已乖乖地当了我军的俘虏。

  一九四八年三月的一天,驻扎在阜宁县城的部队四十八旅(后改编为五十一师)和还乡团,积极筹划对我解放区进行“扫荡,。上级命令阜东总队三连在中三灶、前三灶和砖桥一线打阻击。陈星要求全连同志勇敢战斗,坚决打好这一仗,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他自己分在二排指挥作战,在前三灶和砖桥之间伏击军。队伍在凌晨四点钟出发,黎明前到达目的地。但狡猾的军,早在夜间两点钟即过了砖桥,并占领了前三灶。面对变化了的敌情,陈星带领机枪组迅速占领附近的大坟包,同时命令四、五、六班,利用机枪组的火力作掩护,同军争夺前面的有利地形大坟场。这时,部队亦已占据坟场西侧,相距只有二十多米,而且敌强我弱,情况比较严重。但陈星等人冷静指挥,沉着应战。大约战斗到上午七时半左右,陈星为了察看情况,刚一抬头张望,就被的罪恶子弹打中前额,当即昏迷不醒。刘正清副连长得知指导员负了重伤,迅即带部队赶来增援。根据敌我兵力悬殊太大的情况,刘副连长果断决定,一面组织力量阻击掩护,一面布置撤出战斗。经过几次艰苦的反击和白刃格斗,才将部队顶住,使全连安全转移。回到驻地后,陈星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当天光荣牺牲,时年二十四岁。

http://patitz.net/chenxing/77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